1234

专访金世佳:我跟娱乐圈不熟,现在不是特别想结婚


专访金世佳:我跟娱乐圈不熟,现在不是特别想结婚(图4)


专访金世佳:我跟娱乐圈不熟,现在不是特别想结婚(图9)


专访金世佳:我跟娱乐圈不熟,现在不是特别想结婚(图11)


专访金世佳:我跟娱乐圈不熟,现在不是特别想结婚(图15)


专访金世佳:我跟娱乐圈不熟,现在不是特别想结婚(图19)


专访金世佳:我跟娱乐圈不熟,现在不是特别想结婚(图23)

原标题:专访金世佳:我跟娱乐圈不熟,现在不是特别想结婚

突袭娱乐讯(四月天/文李新/视频玄反影/图)由金世佳主演的年代剧《我们的四十年》正在突袭视频热播,该剧以改革开放四十年为时代背景,讲述了生活在北京胡同里的冯都受到电视机的影响,一步步成长为电视人的故事。这部剧也是金世佳时隔两年之后再度回归电视荧屏,并且担纲主演的第一部现实主义剧。

一提起金世佳,很多人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爱情公寓》里那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陆展博上,其实在过去的几年间,金世佳一直在尝试各种可能和突破,比如在陈建斌执导的电影《一个勺子》里颠覆形象出演了一个邋里邋遢的傻子,在蔡康永《“吃吃”的爱》里饰演了小S的甜蜜男友,还在话剧作品《狂飙》中塑造了著名剧作家田汉一角,甚至前不久还参加了综艺节目《我就是演员》。不过,在《我就是演员》节目上,金世佳的表现却让许多熟悉他的观众感到有些意外,尤其他那句“从2016年开始我就不说假话了”让很多人意识到,相比起十多年前那个阳光可爱的大男孩,现在的金世佳似乎跟以前有很大不同。

在电视剧《我们的四十年》的开播发布会结束之后,突袭娱乐专访了一身文艺打扮的金世佳。在我们的镜头前,这个已经三十二岁的男演员表现出了娱乐圈里罕见的耿直和率真。比如他直言参加综艺的原因是“生活过得太无聊了,就想找点有意思的事干”,甚至还声称“我们现在一直在追捧演员,但其实没有人在尊重演员这两个字”,他说自己并不关心作品播得好不好,参加发布会只是因为好奇,还表示“我跟娱乐圈不熟”。

有人觉得金世佳拧巴,金世佳却觉得自己活明白了,他说自己用了两年的时间想清楚了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想清楚的一件事,那就是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成为一个有趣又活得很自在的人。

金世佳接受突袭娱乐专访

我跟冯都不像,人活在时代的洪流里

突袭娱乐:过去两年都没有看到你演的电视剧作品,这次为什么回归电视剧?

金世佳:之前演的都是偶像剧、古装剧,现实主义接触的比较少,这次看剧本觉得挺有意思,蛮想演演看,作为一个上海人去演一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最后呈现出来什么样。

突袭娱乐:剧中你饰演的冯都是一个怎样的角色?

金世佳:他从小特别聪明,受到电视的启蒙。他家的条件没有那么好,李茂饰演的肖战家的条件比较好,是胡同里第一家看上电视的。他就想我也要有电视,他买不起,只能自己想办法做电视,做电视接近于成功的时候又爆炸了。后来他觉得我不要做电视,要成为电视里的人,就去做影视公司。

突袭娱乐:这个角色对你的吸引力是什么?

金世佳:在生活里大家都很压抑,那个角色就天不怕地不怕,只要我想干的,我怎么着都要干成。冯都其实是一个没有主角光环的人,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可能一开始成功了,后来失败了。但是人生不是只有成功,失败的一生就是耻辱的一生吗?没有这样的说法。后来这个人变成一个特别钻牛角尖,特别极端的人。我觉得这就是生活本身,有人就是活成这样。

突袭娱乐:有问过导演为什么找你来演吗?

金世佳:可能我演得比较生动吧。导演挺信任我,他说你想怎么演就怎么演吧。我觉得其实演员跟这个角色像不像,并不能代表这个角色后来成功不成功,演戏主要还是演。他觉得我对于这个角色的设计和理解可能会更让观众感同身受一点吧。

突袭娱乐:你觉得自己跟冯都像吗?

金世佳:不像。冯都是一个挺不讲道理的人,我还挺讲道理的。我比较会顾及身边人的感受,但是冯都是一个我想干什么,我不管你们怎么样,我就要干我的。

突袭娱乐:在拍摄过程中有没有代入自己小时候的回忆?

金世佳:我总觉得演戏你把自己代入进去是不对,每场戏都希望让人觉得好看有意思。我是完全按照剧本跟导演来演。

突袭娱乐:这是一部反映改革开放的献礼剧,你怎么看待这四十年的改变?

金世佳:人生活在时代的洪流里,好多人觉得一眨眼怎么四十年就过去了。其实并不是人在往前走,而是这个时代在推着你往前走。比如说我们一开始用电话,到后来用手机,现在又有智能手机,不是我在改变,而是这个时代让我们在改变。

金世佳谈参加综艺节目感受

参加综艺因为生活太无聊,人们追捧却不尊重演员

突袭娱乐:参加《我就是演员》出于怎样的考虑?

金世佳:以前总是觉得这个东西我不喜欢,那个东西我不喜欢。演员会不会演戏不是通过一天的排练去舞台上演一个随便的剧本,但是我觉得所有的事情还是要亲身去尝试过后,才能知道你喜欢还是不喜欢。所以就想去试一试,可能生活过得太无聊了,就想找点有意思的事干。

突袭娱乐:参加完节目之后有什么新的收获吗?

金世佳:原来电视节目是这样子的。

突袭娱乐:在演戏上没有收获什么感悟吗?

金世佳:就拍一天多能有什么感悟呢,就觉得还有这样各色各样的演员在我们这个行业里。因为我认识的人比较少,熟悉的人也不多。

突袭娱乐:节目播出以后,关于你说真话的片段上热搜了,当时你的心情怎么样?

金世佳:那个热搜是我上的吗?人家买的吧?反正不是我买的,我什么都没有做。他们问什么我就答什么,没有想过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突袭娱乐:观众看那期节目说感觉你好像心情不太好?

金世佳:那应该怎么样?嘻嘻哈哈的吗?(你觉得自己开心吗?)演戏是开心的,特别是碰到好的剧本,好的工作人员,好的团队一起工作是特别开心的一件事情。但是当你站在舞台上不应该是笑的。可能跟我演话剧有关系,我演什么戏,在戏里的时候我可能会笑,但是只要站在舞台上我是不笑的,这不是一个笑的地方。

突袭娱乐:你对于红不红这件事情不在意吗?

金世佳:我在意有用吗?什么叫红?

突袭娱乐:红了之后可能机会会多一些。

金世佳:因为这种事情找到你的剧本肯定也不会是好剧本,因为他不认同你的实力,他认同的只不过是你的名字后面带给你的东西,但是他并没有认同你这个人。我一直觉得,我们现在一直在追捧演员,但其实没有人在尊重演员这两个字。因为他有名声,我们都去找他,那他如果没有名了呢?他就应该去死吗?

突袭娱乐:如果一个角色塑造好了,大家会因为这个角色喜欢上他这个人。

金世佳:什么叫好?不同的审美、不同的层次、不同阶层的人对于好的标准是不一样的。为什么很多艺术家、音乐家、文学家、画家、作家,他们死后的东西才被人发现是好的,因为他们走得太快,现实的人没有感觉到。但是就因为你们没有感觉到,我就应该把我很厉害,领先你们很久的东西拉回到原来去做吗?我不觉得这个是好。只要你觉得你该做你的东西,只要你这个东西是好的。我这个好是广义上的好,就是你自己认为是好的,你身边也有人认为你在做的一件事情是对的,那你就应该坚持做下去。你不能因为小学生的题目很好回答,我明明已经研究生毕业了,我还天天做小学生的题目,那有什么意义呢?

金世佳畅谈游学经历

用两年的时间走出了一个坎,靠别人很卑鄙

突袭娱乐:这两年在忙些什么?

金世佳:什么事都没干。就去找全世界的老师,跟他们交流,问他们对于演戏,对于人生的看法有什么不一样。你不能永远站在一个很小的地方坐井观天,如果只想着我要红,我要怎么样,那人生的幸福感太少了。

突袭娱乐:学习之后有什么收获?

金世佳:最大的收获我觉得演员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有趣,要让人觉得你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一个很有趣的人去演一个戏,人家也会觉得他很有趣。但是你生活里就是一个很无趣的人,你没有什么兴趣爱好,没有任何的思想,天天就跟行尸走肉一样,演什么样的角色人家都觉得你很无趣。

突袭娱乐:如何让自己变得有趣呢?

金世佳:去参加综艺节目,去看看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其实很简单,去尝试一些原来自己嗤之以鼻的事。原来是这样,我还是小看它了,它比我想的还要差,类似这样。

突袭娱乐:尝试过之后更嗤之以鼻了?

金世佳:会有惊喜,但是也会这样。其实最简单的一个方法就是人不要老活在一个安全区里,别想着我在这儿是最安全的,这部戏拍完就进下一部戏,下一部戏拍完我再进下一部戏,就是去安全区外面走走。这个戏我拍到这样,我再去拍拍别的类型的片,电影、话剧、电视剧、网剧,各种各样都去尝试一下,然后你就会有不同的收获,因为你看到的跟你听到的,跟你亲身经历的是不一样的。

突袭娱乐:你觉得做一个有趣的人是第一位的?

金世佳:只有我自己变成一个有趣的人,我给观众的东西才是有趣的。你看现在电视剧,哪个电视剧有趣了?有趣都是宣传自己说的。

突袭娱乐:两年没有作品出来,会不会有些心慌?

金世佳:多多少少会有,但是我觉得我用两年的时间走出了很大的一个坎,我已经很幸运了。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来。但我用这两年的时间能弄明白一个事情,我觉得我已经很了不起了,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明白。

突袭娱乐:这两年的游学和你之前在日本求学的那段经历有什么不同?

金世佳:去日本的时候是比较穷,现在还算有点钱。

突袭娱乐:在日本特别困难的时候你都是自己解决,为什么当时没有想到向家里人,或者朋友求助?

金世佳:不觉得很丢人吗?我去的时候22岁,你都22岁了在需要帮助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靠别人去,不觉得很羞耻吗?

突袭娱乐:你是那种生活上遇到困难也不会向别人开口的,倾向于自我解决的人?

金世佳:向人家开口人家能怎么样?你自己的问题是你自己的,如果那个朋友真的是你的好朋友,他会因为帮不上你的忙而感到难过,他如果不是你的好朋友,就会把你不高兴的事情当笑话,那我何苦去说呢。你知道解决你自己问题的永远只有你自己。

突袭娱乐:在成长的过程中,你一直都是一个比较独立的人?

金世佳:我不喜欢靠别人,我觉得卑鄙。不能用自己双脚走出来一条道路,人生就会变得卑劣。

突袭娱乐:你比较倾向于完美主义,一点瑕疵都不容?

金世佳:也会有瑕疵,但是瑕疵是我不得不(接受),这个“不得不”的衡量标准只有我自己知道。但是当我觉得我可以的时候,我经常都是自己去。

金世佳聊话剧对他的影响

明白了要无愧于心的去演戏,我跟娱乐圈不熟

突袭娱乐:这两年你一直活跃在话剧舞台上,话剧舞台对你的吸引力在哪儿?

金世佳:我本身就是学话剧的,演电视剧、电影对我来说是跨行。话剧对我的吸引力就是那是个纯粹演戏的地方,是一个可以去跟观众面对面感受的地方。

突袭娱乐:听说你在演完《狂飙》后感慨颇多,那部话剧对你的人生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影响?

金世佳:算是,因为在演《狂飙》之前,我只知道我不要干什么,就是这件事我不要干,那件事我不要干,这些事情我都不要干,但是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演完《狂飙》之后我明白我到底要干什么,我怎么去干。

突袭娱乐:明白了要干什么呢?

金世佳:就是要无愧于心的去演戏,其实跟说真话一样,说假话总是有愧疚的。比如说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很多时候我们会去想要这个戏写得很好,人也很好,然后片酬也给的很多,待遇也很好。我们永远在寻找这样的机会,但是凭什么这样的机会都给你。所以我们要去学会接受不完美,这戏可能钱不是特别多,但是合作的人、剧本都特别好。那我们就好好去做,就是人生会做取舍,会做加减法。然后不要欺骗别人,不要伤害别人。但是也没有必要去忍受别人给自己的一些压力或者怎么样,就是很自在的活着。

突袭娱乐:演完《狂飙》之后变得更尊重自我了吗?

金世佳:自在。骗人骗多了之后,你在那个角色里会很羞于把真正的自己拿出来,甚至骗人骗的多了根本就找不到真正的自己在哪儿。每一个角色都像一棵树,土壤是什么,就是你的心,你连你的心都找不着了,怎么去孕育好这棵树。

突袭娱乐:影视剧需要大家的配合才能成就一部作品,你在这种保持自我的过程中,会不会有一些冲突呢?

金世佳:还好,因为两年前的时候我不参加发布会,我也不接受任何采访。但我现在能够坐在这儿跟你聊,我还能在发布会上跟人做游戏,他们都说我有很大的进步。也不能说习惯了,就是我也想试一试会是什么样,我原来不做这种事。我跟娱乐圈不熟,没有那么近。

突袭娱乐:你刚才说自己不伤害别人,又说不要说假话。但你是现实世界里的人,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听真话,有的真话很伤人,你怎么去处理这种情况?

金世佳:季羡林先生很早之前就说过,你可以选择说真话和不说话。我觉得这个话可能不太好,就会选择不说话,但是我不说假话。

不关心作品播得好不好,不是特别想结婚

突袭娱乐:这个剧播得好不好你会关心吗?

金世佳:我的工作其实在去年就已经完成了。一个戏播得好不好,观众怎么样,这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事,不是我关心它就能好。就跟你养小孩似的,不是我天天关心,他将来就一定能出人头地,一定怎么样。有喜欢他们的观众那就行了。演戏就跟画家画画一样,我只是把我那个时候的想法画出来了,然后你们来看吧。有人会觉得我很好,有人觉得不好。但是我不在乎,我已经画好了。

突袭娱乐:你不在乎外界对你的评价吗?

金世佳:我哪有那么多时间,我很忙的,还去考虑这个?我就天天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就行了。

突袭娱乐:比如喜欢做什么事?

金世佳:准备演戏,吃饭,做运动,玩游戏,一个人待着。

突袭娱乐:今年已经32岁了,有没有生活方面的规划呢?比如说买房子结婚生子。

金世佳:我今年买了房子。我妈买的,她说看到一个,就在我在上海家的附近,觉得挺好的就买了。30岁的时候特别想结婚,32岁、33岁就不是特别想结婚了。没时间,没精力耗。

突袭娱乐:你在微博上一直在写东西,这个习惯是什么时候养成的?

金世佳:喝完酒之后无聊。也没坚持下来,也就随便写一写。

突袭娱乐:很多人想到一个东西想想就过去了,你为什么会把它写下来?

金世佳:为什么很多人傻呵呵的要拍自拍,傻呵呵的录那个短视频叫什么?他们刚才说的那个。(抖音?)对,就是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呢,为什么呢?闲的呗。

突袭娱乐:你有意识的在和流行保持距离?

金世佳:我不懂,我不太会这种东西。可能我不年轻了吧,最主要是我觉得没有意思。

突袭娱乐:如果不做演员你会选择做什么?

金世佳:厨师,我在日本干过厨师。如果我做的菜很好吃的话,客人吃了以后觉得很满足是很有成就感的,可能很多东西都不是那么好吃,所以很少有这种,但是那个感觉特别好。

突袭娱乐:这跟演完戏之后把作品呈现给观众是一样的吗?

金世佳:类似吧。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