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锤子拖欠酷派450万,老罗的这个“冷冬”时间有点长


锤子拖欠酷派450万,老罗的这个“冷冬”时间有点长(图2)


锤子拖欠酷派450万,老罗的这个“冷冬”时间有点长(图4)


锤子拖欠酷派450万,老罗的这个“冷冬”时间有点长(图6)


锤子拖欠酷派450万,老罗的这个“冷冬”时间有点长(图8)


锤子拖欠酷派450万,老罗的这个“冷冬”时间有点长(图11)


锤子拖欠酷派450万,老罗的这个“冷冬”时间有点长(图14)

原标题:锤子拖欠酷派450万,老罗的这个“冷冬”时间有点长

凭借着罗永浩的高人气,锤子科技虽然手机产品卖的不够好,却依然关注度十足。就在最近,陷入裁员和资金危机传闻之中的锤子科技又摊上了大事儿——拖欠货款。

据报道,酷派旗下子公司向深圳法院提起诉讼,状告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事件起因的话,此前锤子科技与酷派签订了一份交易合同,锤子向酷派采购一些手机零部件,涉及约1000多万元,但货物交付后,货款还有一半没给,金额涉及四五百万元。目前,罗永浩和酷派都对此做出了相关回应,我们一起来了解下。

老罗和酷派怎么说?

早在昨日晚间,罗永浩就在微博对此事做出回应,“我们和宇龙的确存在合同关系,而且当时双方也曾有协议,以联合推广宣传的方式抵扣一部分款项。但由于宇龙当时负责这件事的几位陆续离职,以及期间锤子科技法务部人事变动,导致这件事被耽搁了(这是我们的责任)。”罗永浩还表示,正在和宇龙协商解决,会妥善处理。

酷派则在今日对新京报表示,“宇龙在2018年7月致函锤子,多次沟通没有回复,才于10月诉诸法律。”据悉,酷派与锤子在2016年8月15日签订了一份销售合同,宇龙向锤子销售两种存储器,货值总价2176万左右,合同生效后10个工作日内交付,同月26日锤子提走全部货物。2017年6月,锤子支付了一部分货款,尚余450万左右至今没有支付。

锤子科技今年危机有点多

从双方声明来看,锤子欠款确有其事,而且拖欠时间也不算短。虽然老罗已承诺“会妥善处理”,但锤子和酷派能否快速达成双方都满意的结果,目前仍未可知。毕竟从网络公开报道来看,锤子科技今年遭遇的质疑确实有点多,公司发展也确实在遭遇生存危机。

首先,作为一家手机公司,锤子科技的手机销量实在是不甚理想,以至于罗永浩在今年11月推出坚果R1孔雀蓝配色后坦言,“手机实在是赚不到钱”。值得一提的是,这之后还没传言称,坚果R1孔雀蓝配色可能是锤子科技的“绝版手机”,不过遭到了罗永浩的完全否认。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考虑锤子手机“不赚钱”的处境,以及智能手机出货量向头部企业集中趋势,锤子科技接下来的路并不好早。

除了手机,罗永浩今年还发布了TNT工作站,主打“触控+语音”等操作,不过这款产品发布后就被网友吐槽不断,类似“安静,吵到我用TNT了”和“9999元的显示器”等,可见产品实在难以得到消费者的青睐。这不你看,从今年5月发布TNT工作站,预计8月31日发货,却至今在官网依然显示“到货通知”,可见TNT工作站失败已板上钉钉。

这也难怪有评论称,“在经历了锤子手机不甚理想的销售状况和TNT布局的不被外界认可,成都政府的投资花完后,锤子显然已经到了最危险的边缘。”当然了,锤子科技近期的“成都分公司将解散”、“锤子科技裁员”以及“锤子科技欠薪”等传言,相信大家都比较熟悉,这里就不做更多赘述了。

写在最后

相信许多人想知道,为何罗永浩如此高人气,锤子科技处境却如此糟糕?有互联网分析人士指出,“锤子手机入市时间不早不晚,赶在了手机市场发展较为理想的时候,但是锤子理念却与当时市场实际情况脱节,可以说是市场情况落后而锤子理念超前。而过度重营销、在抢市场份额大战中旗帜鲜明地打产品牌,却与实际市场情况脱节,产品未获得消费者青睐,让公司走入困境”。

由此来看,若罗永浩不反思公司和个人理念,恐怕在手机市场仍将继续挣扎下去呀!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