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同传乌龙、拿 AI 换地,十岁的科大怎么了?


同传乌龙、拿 AI 换地,十岁的科大怎么了?(图2)


同传乌龙、拿 AI 换地,十岁的科大怎么了?(图4)


同传乌龙、拿 AI 换地,十岁的科大怎么了?(图6)


同传乌龙、拿 AI 换地,十岁的科大怎么了?(图8)


同传乌龙、拿 AI 换地,十岁的科大怎么了?(图10)


同传乌龙、拿 AI 换地,十岁的科大怎么了?(图12)

原标题:同传乌龙、拿 AI 换地,十岁的科大怎么了?

此前科大讯飞被指“同传造假”,如今再被爆料打着人工智能的幌子换取地产资源。或许我们需要重新审视一下科大讯飞这家人工智能的明星公司。

钛媒体编辑丨王糈

继AI同传引起风波后,如今科大讯飞又陷入了风波之中。

近日,央视《东方时空》栏目曝光科大讯飞以建设培训基地为名开发房地产,非法侵占安徽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时间,科大讯飞再次成为舆论的讨伐的焦点。

针对此事,科大讯飞回应称,对该经济开发区位于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并不知情。观塘科技岛是讯飞子公司设立在泾县经济开发区内的IT产业研发中心,并非地产项目。中心作为支援革命老区经济建设和扶贫工作的招商引资项目。入驻前,开发区内已有上百家企业。目前已经停运接受整改。

不过科大讯飞的声明,并没有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同。今日盘中科大讯飞股价跌停,报20.30元,下跌2.26元,跌幅为10.02%。更为严重的是,目前科大讯飞股价已经连续5个交易日下跌,日线更是出现七连阴。

人工智能第一股如今备受质疑

科大讯飞成立于1999年,于2008年在深圳交易所挂牌上市,如今正值其上市十年之际。在国内提起人工智能,必能想到就是科大讯飞。显然在一些投资者心目中,科大讯飞已经是人工智能的代名词。

顶着国内人工智能第一股光环的科大讯飞,似乎并没有到达大众期望的目标。根据Wind数据显示,科大讯飞上市十年来营业总收入上涨明显,但净利润增长趋势始终堪忧。

据央视的《东方时空》栏目报道,科大讯飞已变成一家打着“高科技”招牌,到处招摇撞骗土地的房地产公司。报道称,科大讯飞以高科技为名换取地方政府园区类用地,进行土地储备和地皮套现。

近年来,人工智能领域成为炙手可热的紧俏行业,科大讯飞此前备受市场认可,在与各地政府洽谈招商引资时,常常掌握主动权,获取更多优惠和资源,在合作之后,科大讯飞与地方政府成立合资公司,利用政府资源拿下大量订单。但为人意外的是,央视报道称,科大讯飞以搞研发、产学研合作为名,通过半卖半送、资源置换等方式大量拿地,增厚资产。

不过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科大讯飞称根本没有利用土地进行资产运作的考虑,公司多年来坚守主业,没有一分钱收入来源于房地产开发销售。对于被贴上“房地产公司”的业务,科大讯飞不能赞同,不过公司利润下滑确是眼前的事实。

据科大讯飞8月14日发布的半年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科大讯飞实现营业收入320,998.93万元,较2017年同期增长52.68%。营业额虽大幅上涨,但报告期内,归属股东的净利润约1.3亿元,而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仅为2020万元,同比下降74.39%,未扭转上一年度净利负增长趋势。

科大讯飞利润靠政府补贴,一直被外界所诟病。据腾讯科技此前报道,科大讯飞今年上半年1.3亿元利润,有1.1亿来自补贴和投资收益,公司只创造2000万利润

面对市场质问,科大讯飞方面曾表示政府补贴贡献收入有限,企业获得的政府补助和公司持续的研发投入相关,软件增值税退税是国家政策,对于所有软件技术开发企业销售其自行开发生产的软件产品予以退税,不是专门针对科大讯飞的扶助。

不过这样回复并没有消除外界对科大讯飞的质疑,自身盈利能力弱、靠政府补贴,始终是悬在科大讯飞头上的定时炸弹。曾经市值一度破千亿的科大讯飞,如今市值不足500亿元。

站在命运交叉口的科大讯飞

随着人工智能赛道的火爆,也让更多的资本涌入进来。科大讯飞作为早期入局者,可以说在早期便牢牢占据着优势。

语音交互可以说是人与机器“交流”的重要环节,这对于未来的人工智能而言是非常关键的入口。科大讯飞的核心技术在于语音合成与语音识别。在语音识别服务市场上,科大讯飞占据了60%以上的市场份额。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包括BAT的入局,如今科大讯飞的优势,似乎已经不再那么明显了。

据《财经》杂志报道,腾讯QQ自2006年起就是科大讯飞的客户,但目前腾讯所有语音端都采用自己研发的AI技术;阿里的淘宝、支付宝电话客服质检、天猫精灵、优酷、虾米音乐等都应用了自己的语音技术。不仅如此,2014年的时候,科大讯飞还是搜狗语音助手底层语音技术的支持者,而今,搜狗也已完备了自己的语音团队,推出了语音实时翻译技术。

除了自家使用语音技术外,BAT 也在加速对外开放平台。目前在AI领域,BAT 的布局越来越全面,例如百度有自动驾驶,还有 DuerOS 人工智能操作系统,腾讯有云小微这样的智能服务开放平台。与此同时,一批创业公司也纷纷加入开放平台阵营。虽然科大讯飞早在2010年就搭建全球首个语音开放平台,但随着越来越多资金投入,事实上各家公司之间的差距在不断缩小。

曾经的客户,如今正在变成对手。即使科大讯飞的语音识别技术在多项比赛中多次蝉联第一,这样微弱的领先优势也不足以给科大讯飞构成强大的护城河。如今的科大讯飞已经站在命运的交叉口上,对于讯飞来说,如何面对趋势实现转变,这是留给刘庆峰和他的团队急需去解决的问题。

此前科大讯飞被指“同传造假”,科大讯飞给出的解释是,从未给出“AI同传”的概念,认为人机耦合是未来发展之道。这次再被央媒爆料打着人工智能的幌子换取地产资源。或许我们需要重新审视一下科大讯飞这家人工智能的明星公司。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