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一勺煲仔饭,一口一个我爱你


一勺煲仔饭,一口一个我爱你(图2)


一勺煲仔饭,一口一个我爱你(图4)


一勺煲仔饭,一口一个我爱你(图6)


一勺煲仔饭,一口一个我爱你(图9)


一勺煲仔饭,一口一个我爱你(图11)


一勺煲仔饭,一口一个我爱你(图14)

厨房让你等 而全世界都催着你跑

曾经有个姑娘说,她最爱的就是煲仔饭。

我一贯很乐意把美好的食材和美好的姑娘联系起来,都是赏心悦目的事情。

我曾经写过,米饭的质朴像显微镜一样让每粒大闸蟹的蟹膏都挥发出醇香,也写过香草雪糕拌饭是怎样一种弹牙清甜。

米饭在我的概念里几乎是万能的。而当它成为一道菜的主角时,却是那么地让人小心翼翼。

做煲仔饭的过程很简单。

首先你得有个煲,然后把仔和米饭一起放进去煮。这就是最让外省人闻风丧胆的煲仔饭了……

好吧,言归正传。

在有一年深圳入冬的时候,我很迷恋煲仔饭。

淘米,要选猫牙粘米。香米太细腻,像养在深闺的公主,缺一阵烟火气;东北圆米太倔强,过分抵抗砂锅的温润,口感太弹而不香软。

浸米,十五分钟,原本晶莹剔透的米粒泡得有点泛白,整颗米粒都是张弛的状态。那是米粒最舒服的样子。

然后上锅,加水,滴油,武火。

标签
  • 煲仔饭
  • 米饭
  • 米粒
  • 姑娘
  • 厨房

这有个十多分钟的过程,砂锅迅速沸腾,迅速收干水。人不能走开,必须盯着锅看。下过厨房的人都知道,砂锅的沸腾有一下特别猛烈,稍不留心,就会翻滚出锅,轻则水分过度流失,重则,煤气炉熄灭。那时候就不是煲仔,而是炸仔了。

那个冬天之后我有点明白,那段时间迷恋煲仔饭的原因。

因为有那段十多分钟的等待。

厨房总是个神奇的地方,总有些理由让你不得不停下来,慢慢地等一壶水开,等一锅饭滚,等一些事一些情从生变熟。

厨房让你等。而全世界都催着你跑。

在这么一段放空的时间里,你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个,你想一起分享这道用时间和心思烹制出来的美食。这一份喜悦,藏在每家每户的灶头上,不是老板给你加薪老师给你放假能体会到的。

我常常称之为,生活气。

正如我一个天蝎座的老男人,关于谈恋爱最浪漫的事,就是一起逛超市,选各种食材,让味道装载思念。

然后砂锅的水收干了。细细地铺上一层腊肉。文火。

我的煲仔饭必须放腊肉。

岁月和干风带走鲜肉的水分,盐和肉干在咀嚼中带出最原始的鲜味。对于煲仔饭来说,那些风干得精莹的脂肪才是让一煲饭成为煲仔饭的关键——那些油脂被热量带出,慢慢往下渗入到米粒与米粒之间,浸入到米粒的心,成为米饭香味的来源。

那位姑娘说,饭焦是煲仔饭的灵魂。我不反对。

这时候,要用勺子沿着锅边拉一圈花生油。花生油在锅与米饭之间剧烈升温,带走大量水分。白米饭变成干锅巴,温软变得香脆。这是煲仔饭的另一种乐趣。

又五分钟,淋上酱汁,饭香四溢。而你饿了。

柴火燃烧成热量,让米粒变成饭粒,让腊肉渗出油脂,让盐分带来鲜味。

柴米油盐的智慧,在灶头代代相传。无论我们走到哪里,经历着什么,这么一碗煲仔饭都带着爱意。

-END-

标签
  • 煲仔饭
  • 米饭
  • 米粒
  • 姑娘
  • 厨房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