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改变世界的是问题,不是答案


改变世界的是问题,不是答案(图23)

            ■王强

   在商业领域,与俞敏洪、徐小平并称为“新东方三驾马车”的王强也在思考商业世界变化的本质时关注到了齐格蒙特·鲍曼十多年前提出的“液态的现代性”。

   这段发现,给予他怎样的商业思维激荡?王强在一次公开演讲中细细道来。

   每个企业家都有一个终极梦想——打造一个商业帝国。它是一个宏大的空间概念,不被时间侵蚀,似乎立在那儿就永远不败了。但是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商界正在出现一种现象——成为独角兽的新兴企业,正以加速度的方式涌现,而那些看起来恒久的“百年老店”式企业,稍微不慎就轰然倒地,帝国大厦倾于一旦。因此,只有观察到商业本质的变化,才能找到重新构筑自己商业梦想的道路。

   在这里,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位当代最重要的世界性思想家——齐格蒙特·鲍曼。而与鲍曼所洞见的现代化世界如出一辙,如今,随着互联网和全球化两大力量的来袭,原有的那种“固态”的社会形态正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式微乃至消失。磐石崩解了,构成世界的基底变成了瞬息万变的“流沙”。此后,我们必须拥抱一个词:不确定性,并把它作为我们思考现代商业社会最重要的落脚点。

   由于社会由“固态”变为“液态”,商业本质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固态的社会形态下,商业最关注的是生产者,是从工厂到商场之间的联系。你必须保证从工厂生产到把产品销售给消费者之间所有流程的顺畅,才能保证商业的成功。而液态下的商业社会最关注的是消费者。现在的生产过程不再是从工厂到商场,而是以消费者的需求推动生产,再从生产者的工厂把物品或者服务送到消费者手中。因此,商业本质的变化在于从生产者主导的社会变成了消费者主导的社会。

   鲍曼认为,消费者社会有三大特质——第一,消费者的期待频繁更替。第二,只有高得非比寻常的繁衍能力,才能保证期待的生命周期不被弱化。第三,未来人类将体验到越来越丰富的供给,同时也面对越来越多因过量消费导致的浪费。

   在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消费者社会,企业家的思考习惯必须从依赖空间逐渐向对时间的敏锐和流变上转移,在尽可能快的时间里,敏锐地捕捉并满足消费者的诉求。

   在这样一个大势下,如何进行商业模式创新?鉴于任何一个商业行为从宏观来讲就围绕三个因素:人力、产品和服务、资本,我认为,商业模式创新大致可以采取以下三个方法论——

   第一,在人才创新上,通才比专才更重要、客户即雇员、人才流动不流失。

   第二,在产品与服务创新上,要快速试错,加速迭代。

   如果用液态的思维方式来考量商业的创新,那么,重新定义所有的元素和元素之间的关系,以及重新定义关系和关系之间跨界的维度和迭代的速度,就成为商业模式创新的一个重要方法论。在液态社会,人们对于质量的期待会被快速迭代所覆盖。快速迭代,满足用户短暂的欲望,成了这个时代最主要的期待。

   当然,迭代不是简单的性能提升。而是说,第二代产品要从本质上推翻甚至颠覆第一代产品,甚至到了第三代产品,一定要抛弃前两代产品,才有存活的机会。可能到了第四代产品,你才找到了真正精准的刚需。

   第三,今天的企业要想快速在时间轴上赢得市场,就必须借助资本的力量来进行加速。因为,谁能迅速占领市场,谁等于就启蒙了消费者并保持了消费者的注意力。一家创业公司想要在时间轴上快速占领市场,更是必须借助资本的力量。

   前面我们一直在讨论变,那么商业创新还有没有不变的东西?

   我们来看一个概念——时间复仇论。它的意思是,当你不停地在不同方向上追逐,你以为你跑赢了时间,实际上,时间还会找到你复仇,将你所有的速度和成果毁于一旦。

   比如,假如你跑得很快,却没有跑得慢的定力,假如你只是一味地迎合消费者,而忘记了你商业的本质和初心,你最后仍然一无所获。对商业来说,即时满足消费者瞬时的需求和匠心运营产品和服务,本质上并不矛盾。但是你必须把两者有机地结合和搭配,才有可能用这样的厚度跑赢时间。

   最后想说的是,改变世界的是问题,而不是答案。所有花大量精力研究对手的人都很难成功。BAT之间为什么谁也“杀”不掉谁?因为最后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百度不做电商了,阿里不强调社交了,腾讯也不纠结太多搜索引擎了,大家都各归其位。

   他们明白了,他们之所以走到今天,是因为能敏锐地发现问题并有效地回答问题,而不是东抄西凑寻找到现成的答案。

   (本文摘编自微信公众号“混沌大学”,有删节)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